黑龙江6+1开奖历史记录|黑龙江6+1基本走势图
金鵬觀點
常清:期貨踐行與思想傳播者
作者:admin   來源:本站  發表時間:2019-2-27 17:13:47  點擊:

常清:期貨踐行與思想傳播者


常清教授,經濟學家,管理學博士,中國期貨市場創始人之一,現為中國期貨業協會專家委員會主任,金鵬期貨經紀有限公司董事長,中國農業大學期貨與金融衍生品研究中心教授。

常清先生是期貨理論家、實踐家。1988年開始期貨市場研究,是我國期貨市場理論的奠基人,負責中國期貨市場的早期試點工作,是我國多家早期交易所的設計者。先后提出了“轉軌時期分步驟建立中國的期貨市場”、“把我國建設成為可與歐美并駕齊驅的、世界性期貨交易中心”、“將我國的期貨市場建立成亞洲時區的定價中心”、“定價中心與國家安全”以及“加入WTO后企業全面風險管理”等理論,這對中國期貨市場的創建與發展起到了理論指導的作用。1993年下海創辦了金鵬期貨經紀有限公司和上海金鵬期貨經紀有限公司,并成為國內期貨市場上最活躍。最具號召力的經紀公司之一。

常清先生199912月經中國證監會推薦,當選為中國期貨業協會副會長。2005年受聘于中國農業大學,任經濟學教授,兼中國農業大學期貨與金融衍生品研究中心主任。2005年榮獲 “中國十大誠信英才”稱號。常清是知識經濟背景下,經濟理論和經濟實踐取得雙重建樹的卓越者。

“我現在比較自在,50%的時間用來講課、研究學術,宣傳國家經濟安全和從戰略上發展我國期貨市場的思想,另外50%的時間參與社會活動,更多地是呼吁和幫助企業,在加入WTO后,面對原材料、匯率和利率波動,進行全面風險管理。對我來說,研究和教育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事。”在北京金融街投資大廈九層近百平米的會客室里,金鵬期貨經紀公司董事長常清面對記者,氣定神閑。

常清教授自研究生畢業后,一直在中國改革開發的前沿,先是就職于作為國務院智囊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設計中國的價格改革方案,后作為訪問學者東渡日本取經探索中國期貨市場之路,進而設計中國期貨市場,可以說其近20年的經歷都與創新分不開,其開創性的成果對我國經濟建設具有深遠的意義。創立中國期貨市場、奠基中國期貨業為國民經濟發展服務;學者下海、理論與實踐相得益彰,為企業風險管理保駕護航;著書立說,傳播思想這三方面構成我們對常清教授為中國開創性貢獻的全面認識。我們的采訪也圍繞這三大主題進行。

少年立志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些中華民族精英的遺訓,強烈地震撼著一代又一代有抱負的志士仁人的心靈,驅使著她的兒女為民族的復興前赴后繼、求索奮斗。我國很多仁人志士從小就立志為國家、民族貢獻力量,常清教授也不例外。

記者:常老師,據我所知,您考吉林大學時報考的專業是當時并不熱門的經濟學專業?這是處于什么樣的考慮?

常清:在我的高中時代,正值批林批孔運動,糧食匱乏,我每天要跑十幾里路去上學,可沒有干糧可帶,只好一天只吃兩頓飯。餓著肚子學習政治經濟學常識,聽老師講了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優越性后,百思不得其解:社會主義能促進生產力發展,為什么我們現在吃不飽飯?經濟學為什么只講一些空洞的理論,而不去研究具體的體制和政策,使優越性體現出來?那時,我立志未來當一名于國于民有實用的經濟學者。

在大學和研究生期間,我如饑似渴地學習經濟學,也永遠忘不了大學和研究生時代恩師的諄諄教誨和鼓勵以及同學們為不同觀點而爭得面目耳赤。記得我大學一年級之時,我的經濟學老師詹連富教授在全班中考評論時講,未來我們班有可能出現幾位經濟學大家,可能會有大的理論創新,并且點出了我的名字。這件小小的事情,提高了我對經濟學理論的研究興趣。我對我的研究生導師勵瑞云教授和博士生導師陳吉元教授的人格和學問非常崇拜,從恩師那里,學會了怎樣做一名正直的學者,怎樣去研究問題。恩師們以天下為己任,追求富國強民真理的精神始終鼓勵著我去探索。

常清于1978年考上了吉林大學經濟系,與現任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經濟學家韓志國、袁綱明等人是同班同學,與社科院博導袁綱明研究員更是上下鋪,難怪2006年吉林大學60周年校慶時,媒體有“上下鋪兄弟、現場辯經濟”的報道,本科畢業后,常清又直接在吉林大學讀了國民經濟計劃管理的研究生。

一、奠基中國期貨業

(一)國務院價格改革智囊

作為中國第一批研究生,常清研究生畢業即入智囊團,被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招去從事“價格研究”。

記者:常老師,您能說說您研究生畢業后從事“價格研究”主要是做什么嗎?

常清:當時中國的改革開放剛剛開始,計劃經濟放開的第一步是價格放開,在1984年后出現了“價格雙軌制”,也就是說,一部分商品的價格仍然由計劃管理定價,另一部分商品的價格由市場力量決定。但是,放開價格并不等于市場形成,究竟市場的價格怎么形成的,這對于一直在研究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中國學者來說是個難題。對于這個問題,中央領導也很困惑:從1984年放開價格開始,物價就開始飛漲,并且一種商品有許多價格,計劃內的、計劃外的,倒買倒賣的,市場形勢非常混亂,以至于引發大家對改革的必要性和成功與否的懷疑。我當時所做的就是設計中國的價格改革方案。

常清回憶說,1986年趙紫陽在一次老中青務虛會上說:“西方國家的物價是放開的,沒有管制,但是物價上漲和下跌工人都不上街鬧事;而我們國家一動物價,大家就都不滿意,要上街、要游行。價格是管了也不行,不管也不行。西方國家的價格究竟是怎么形成的?”正是對于這一疑問的思考與探索使得常清與期貨結下了不解之緣。

(二)留洋尋夢

1987年常清教授作為訪問學者去日本研修金融證券,用以借鑒日本的先進經驗設計中國的證券市場。如果不是下面一次事件,也許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作為我國證券市場設計者的常清而不是期貨市場設計者的常清。

記者:常老師,你當時去日本是作為訪問學者去研修的是金融證券,怎么想到轉而研究期貨呢?

常清:可以說一件事改變了一生,我當時去日本做訪問學者時,正值10月份美元大幅貶值,日本專家給我講了我們國家外匯儲備受損的事情,由于美元貶值、日元升值,使得我國本來不多的外匯儲備損失很大,而大量的日元外債更加重了還貸壓力。我當時如雷轟頂:我們的外匯掙來多不容易,出口一件襯衫只能賺幾個美元,那都是父母兄弟的心血和汗水!我羞愧難當:國內報刊上將我們尊為青年經濟學家、新知識的寵兒,可面對真正的市場經濟的運營,我們茫然不知所措,我當時有一種負罪感,感到對不起養育我的人民,他們節衣縮食供養了我們這些名牌大學生,可我眼睜睜地看著人民的財富瞬間被強國掠走了而糊里糊涂。當時我問到怎么去規避這些風險,日本專家提到了外匯期貨套期保值,于是,我決定轉而研究期貨,自此與期貨結下了不解之緣。

(三)探求期貨市場理論

記者:常老師,您能介紹一下您當時怎么開始研究期貨市場理論的嗎?

常清:我開始研究期貨市場源于幾個方面考慮。一個是作為一名價格理論和價格改革的政策研究者在當時雙軌價格體制混亂之時,積極探索真正的市場價格的形成機制,來解決“放開價格不等于形成市場”、“市場價格的體系是如何形成的”這一當時的改革難題,來實質性地推進價格改革的進程。

另外我發現,國際貿易是按照期貨市場所形成的價格來定價的。因為期貨市場是一個經濟學教科書中所講的典型的完全競爭市場,買方賣方集中在一起,通過一定的規則競爭形成價格,市場是充分競爭的,價格是公平合理的。

最后我通過對近代社會國家競爭的重點的研究,發現了存在三次競爭理論。第一階段的競爭是初級產品和資源的競爭,殖民統治和戰爭,世界列強用強制性的手段獲得了工業化所需的原材料;第二階段的競爭是在世界各民族紛紛獨立后、世界市場不斷形成的前提下工業產品市場的競爭,如日本的家電、汽車在世界市場上占很大的比例,支撐了日本戰后經濟的發展;第三階段的競爭是金融業的競爭,按照馬克思注意經濟學原理,是金融資本統治工業資本。從民族競爭戰略的高去建立和發展我國的期貨市場。

(四)設計中國期貨市場

記者:常老師,您能說說當時設計中國期貨市場的情況嗎?

常清:1988年初,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給總理上報了全年的研究工作計劃,總理看了研究計劃以后,用大紅的粗鉛筆在題目下邊畫了一道,并給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馬洪寫了一封信,信中說:“馬洪同志,請你組織幾位同志研究國外的期貨制度,用于保護生產者和消費者的利益,保持市場價格的基本穩定。”于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和體改委組成了中國的期貨市場研究小組,任務是設計中國期貨市場的總體方案,我當時是任秘書長,是總體方案的執筆人。

1988年底,方案出來并得到通過,研究小組開始在中國進行試點。然而,實踐似乎比理論要難得多。但讓研究小組欣慰的是,商業部很支持,原因是:第一,商業部參加了這個研究小組;第二,當時的糧食買難賣難讓商業部很難受,財政掛賬很多,糧食過剩又很難保存。在商業部的支持下,于是期貨市場就由吉林的玉米、河南的小麥、湖北的水稻和四川的豬肉開始了研究。

然而,中國期貨市場生不逢時,趕上了1989年。期貨是姓“資”還是姓“社”有些說不清,于是,除了河南省,其他的省份都把試點研究停止了。中國第一個試點實際上從1990年開始,名字叫做中國鄭州糧食批發市場,通過對國際成熟期貨市場的借鑒,我組織人員對期貨交易所組織結構、框架以及交易規則進行了設計。后來又參與了深圳有色金屬交易所以及上海金屬交易所規則的總體設計,當時設計的交易所模式很快成為模板,很多交易所效仿,經過修訂補充沿用到現在。

(五)定價中心與國家經濟安全

記者:常老師,我們注意到,您經常在媒體上提到建立中國的期貨市場定價中心理論,您能說說為什么我們成為世界加工廠后,一定要發展中國的期貨市場并成為定價中心嗎?

常清:建立定價中心是關乎國家經濟安全和民族發展的問題。建立我國期貨市場的定價中心后將改變全球的殖民貿易體系。中國現在已經成為全球的加工、生產中心,即“世界工廠”。但生產中心也必然要成為貿易中心,因為生產決定貿易。也既是說,我國主導了生產,也要主導貿易,主導貿易的價格決定。如果中國不參與全球范圍內的價格決定,只能被動地參與交易,永遠成為國際資本的狩獵對象。一般而言,產業可以分為低端的生產,中端的加工和高端貿易金融三個環節,真正賺錢是在貿易金融這一環節。二次世界大戰后,全世界形成的貿易格局,永遠是發達國家在貿易和金融方面占盡了優勢。在生產和加工環節,成本高、能源消耗大,但利潤微薄,收益與成本不成比例。經過二次世界大戰后形成的不平等的國際分工,有強國弱國之分,發達國家利用這種殖民價格體系為自己的經濟發展服務。未來中國形成了自己的期貨交易中心,必將徹底改變全球已經形成的殖民價格體系,迎來中華民族的真正復興。

記者:您還提到將中國建立成亞洲時區的定價中心,您能簡單介紹一下嗎?

常清:1987年到1988年,我當時的設想是,第一步先建立能夠合理配置國內資源的期貨市場;第二步,隨著中國對外開放,中國期貨市場應該成為亞洲的交易中心;在小平同志南巡講話精神指導下,19931995年,期貨市場蓬勃發展。根據當時的勢頭,結合我國經濟發展的實際,我提出了中國的期貨市場與21世紀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相配套,應成為與歐美并駕齊驅的國際性定價中心的理論。進而從我國在大宗商品市場中的地位、我國期貨市場在國際期貨市場上的品種優勢和區位優勢出發,我國有望成為第三個世界期貨交易中心,也就是亞洲時區的定價中心,與歐洲、美國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六)首倡企業全面風險管理

記者:常老師,我們注意到,最近兩年你在很多場合都呼吁當前我國企業應該進行全面風險管理,您能介紹一下企業為什么要進行全面風險管理嗎?

常清:2001年我國加入WTO后,我國企業面對的最大問題不是適應WTO規則的問題,而是在國內外價格的接軌面前無所適從。入世后我國很快成為世界加工廠,大量進口能源、原材料等大宗商品,我們可以看到,這幾年來,大宗商品迎來了一輪超級牛市,原油價格從十幾塊錢一桶上漲至去年最高的80塊一桶,有色金屬銅則從1335美元/噸漲至最高8790美元/噸,原材料的暴漲直接侵蝕了我國企業的加工利潤,很多企業陷入了悲慘式增長,我考察了珠三角和長三角地區,都出現了這樣的情況,由于原材料價格的暴漲很多企業利潤下滑,地方政府稅收收入下降,面對這樣的問題,很多政府部門和企業邀請我去講課,剖析原因并提出解決方案。

一方面是原材料價格波動的風險,另一方面我國企業也面臨了匯率和利率波動的風險,央行加息或者是減息對于大量貨幣資金的企業來說影響很大。匯率的波動更是如此,我國對外貿易依存度逐年擴大,外向型經濟明顯,匯率的波動對于進出口企業的利潤影響很大,據我們的研究,2006年上市公司中報中,研究的800多家公司中有600多家產生了匯兌損失,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也值得我們企業深思,因為匯兌損益不能僅僅當作一個會計科目去處理。我們還看到,匯兌損失較大的是大量出口的家電企業,一方面是原材料價格的大幅上漲,一方面出口又產生匯兌損失,對于它們來說可以說是雪上加霜,進行全面風險管理成了當務之急。因此我特別強調并多次呼吁企業要進行全面風險管理。

 

二、學者下海 理論與實踐相得益彰

1993年,在設計完鄭州、深圳兩個期貨交易所試點的工作之后,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常清被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總公司請去成立金鵬期貨經紀有限公司,并參與了實達期貨、東方期貨、上海金鵬等的創辦,常清正式下海了。

(一)專家型公司

記者:常老師,作為學者,您下海可以說是期貨理論是實踐的結合,能談談您辦公司的思路嗎?

常清:1993年我們開創的國內期貨經紀公司總體思路上還是專家辦公司、專家管理公司的思路,當時邀請了包括社科院財務結算專家以及政法大學的法學專家等參與組建公司的高管隊伍,通過組建專家隊伍,倡導客戶理性投資和積極利用期貨市場轉移風險。賀龍不是說嘛,在將軍里面,我是一個詩人,在詩人里,我是一個將軍。我也是這樣,在企業家里面,我是一個學者,在學者里,我是一個務實的企業家。

理論與實際的密切結合,相得益彰,讓常清有了今天的氣度,也讓金鵬有了今天的發展。我們看到,金鵬期貨在常清教授的帶領下,十幾年來一直處于全國期貨公司前列,我們也相信在常清教授一直力推的股指期貨推出后,金鵬期貨能有一個更大的發展,隨著金融業的全面開放,金鵬期貨也將走向國際化,在國際上能聽到中國期貨公司的聲音。

(二)理性投資

記者:您剛才提到理性投資,能談談您的思路嗎?

常清:我們從客戶一開戶就時刻提醒一定要理性投資,因為期貨,我們認為是一種投資理財工具,跟股票、基金等投資理財工具一樣,不是賭博,一定不能以賭的心態來做,我經常說道如果賭那還不如買彩票好了,運氣好的話,2塊錢可以中500萬。期貨投資作為一種投資工具,只要理性投資,遵循掌握期貨價格運行規律,還是可以獲得投資回報的。

我們對于理性投資的追求是一貫的,例如我們對于員工的考核,在獎金的發放方面,就有一條就是根據他所帶客戶的盈利率來作為衡量要素。這也就是這么多年來,金鵬客戶相對來說收益率較高的原因。

記者:常老師,您以前一直推動股指期貨的推出,您能跟投資這說說如何在股指期貨上投資嗎?

常清:前幾年我國股市單邊下跌,由于缺乏做空機制,系統性風險很大,因此我呼吁盡快推出股指期貨來規避系統性風險。我認為投資者進行股指期貨投資時要注意一下幾點:首先股指期貨是一種投資理財工具,具有一定的風險,這點一定要有認知;第二點,股指期貨本質上是期貨,因此要按期貨的投資策略和投資方法進行投資,這也是為什么決策層確定股指期貨只能由期貨公司代理的原因;第三點,其實對于股指期貨投資而言,由于其做空機制、“T0”以及保證金交易,比股票投資還有更多便利的方面,比如只要判斷大勢而不比追求單個上市公司的財務報表等數據。

(三)中國的投資大師

記者:我有時也在媒體上看到金鵬系的說法,作為金鵬的領導者,您還有中國投資大師的稱謂,您怎么看待?

常清:中國投資大師有點不敢當了,因為畢竟中國期貨市場時間并不長,象巴菲特、索羅斯都是經過幾十年的時間檢驗出來的,期貨市場是大浪淘沙。

金鵬系的說法,我從幾個方面去理解,首先這應該是我們一直遵循的投資理念有關,也就是說我們一直遵循戰略投資的理念,根據宏觀經濟周期的判斷,進行戰略型投資,戰略投資者,一般也是機構投資者,通過與我們一起進行信息收集、研發,較長時期大量建立倉位,因此也就有了金鵬系的說法,實際上,我們公司從成立至今,已經成就了十幾個億萬富翁,他們都是進行戰略型投資,我們不提倡炒期貨,而是做期貨,期貨是一種投資理財工具。

另一方面,提到金鵬系,有人說是坐莊,其實我認為中國期貨市場不存在所為的“莊”,在國際基金面前,最多是“半大個”,這兩年我國吃了國際基金狩獵的虧,因此我一直提倡發展我國的機構投資者,不能再用散戶為主的“小孩”跟國際基金“大人”對抗了,今年金融業的全面開放,這點上我比較擔心,在這里我再次呼吁創造條件積極發展我國民族的投資基金,并在國際市場上謀求話語權。

我們不知道金鵬系到底是不是莊的概念,但金鵬出來的卻都是悍將,前幾年在股票市場叱咤風云的“K”先生呂梁就是金鵬的客戶,通過期貨市場賺來的錢在“中科創”上坐莊,而負責為其操盤的當時僅是金鵬研究信息部的一位分析師。

(四)企業風險管理 保值護航

記者:常老師,您剛才談到企業的全面風險管理,我們知道,您經常被政府和企業邀請去講課,設計企業全面風險管理方案,這方面您能再談談嗎?

常清:其實針對原材料價格的大幅波動,國外很多大型跨國公司影響都很小,原因就在于他們很好地利用了金融市場轉移原材料價格波動的風險,也就是我們一直提到的通過期貨市場套期保值轉移風險。我認為我國當前企業最缺有兩條,一是缺乏自主知識產權,很多企業只是低附加值的加工制造業,另一個就是缺乏現代金融意識,面對國際競爭的新形勢,不會利用金融市場轉移風險,我一直在講一個問題就是專業化分工和發揮比較優勢,比如企業擅長的是生產經營管理,而不是對于價格的判斷和承受價格的波動,因而企業面對原材料價格波動的風險就應該通過期貨等金融市場轉移出去,專心做自己擅長的生產經營,這樣才能發揮比較優勢,為國家、民族創造更多財富。還有一點,市場已經有了這一轉移風險的工具,企業如果不去利用的話,我認為是經營不善的一種表現,事實確實如此,我們看到很多上市公司年報上都提到由于原材料價格的上漲使得公司業績增幅減緩甚至下滑,這其實是一種托詞,不應該是一個現代企業家所為。

對于企業通過金融市場進行全面風險管理,我認為這必須由企業的領導人從上就在思想上重視起來,組織個部門設計全面風險管理方案。令人欣慰的是,我接觸的不少企業已經開始進行風險管理,我們公司就有不少企業來參與套期保值,通過期貨市場轉移原材料價格上漲的風險。

三、著書立說 傳播思想

常清教授喜歡著書立說。長期從事教學與科研工作,兼任財政部財科所研究生部、北京工商大學教授。已經撰寫《期貨交易與期貨市場》、《期貨市場的理論政策與管理》、《期貨市場發展戰略研究》、《期貨市場前沿理論探討》等16本著作,在國內外報刊雜志上發表學術論文近300篇,還不包括在各媒體發表的隨筆雜文。常清認為自己從骨子里是一個學者、知識分子,而不是一個商人。他喜歡“常老師”、“常教授”而不是“常董”、“常總”的稱呼。“對我來說,現在我最大的精力和樂趣都在研究和教育。”常清說到,在受聘于中國農業大學成立期貨與金融衍生品研究中心后,常清積極利用這一平臺,培養MBA、碩士生、博士生。

(一)占領期貨宣傳陣地

記者:常老師,聽說現在唯一的期貨專業報紙——《期貨日報》還跟你有一段淵源,這方面您能說說嗎?

常清:在期貨市場試點初期,我就考慮到了一定要宣傳,普及期貨知識,讓市場的常識“飛入尋常百姓家”,1993年由李經謀先生牽頭,申請主辦了《期貨導報》,后改為《期貨日報》。在試辦初期,編輯部分北京、鄭州兩地,北京的部分開始由我負責籌備和編稿。從此之后的10年,無論是期市繁榮還是蕭條,無論前進道路是有鮮花還是荊棘,期貨日報始終是期貨人心目中的一塊綠洲,它在向人們講述著真實的故事,成為發展中國期貨市場輿論的主要陣地。

在期貨市場困難的日子里,我一直利用宣傳陣地為期貨市場的發展進行了理論探討和政策呼吁。我的博士導師陳吉元教授在期貨業每況愈下的時候,多次鼓勵我要持之以恒,并諄諄教導我說:“既然期貨市場是利于民族富強的事業,你就不能當商業去做,只能當事業去做。”董輔礽也曾對我教誨:“期貨要多宣傳,認識真理的人越多,支持者就越多。”2002年我兼了半年期貨日報社的總編輯,始終牢記董老的叮嚀,利用期貨日報這個陣地,盡可能多編些案例來普及知識。

(二)著書立說

記者:常老師,我們發現,很多投資者對期貨市場了解都是從您的書開始了解的,能說說當時組織編寫中國最早一本期貨教科書的情況嗎?

常清:我當時考慮要宣傳期貨思想,必須要在大學開設期貨課程以培養人才。1991年我提出了初步的想法,李經謀先生與我不謀而合。于是19925月在陜西財經學院召開了第一次《期貨市場教程》的編寫會議,我的碩士生導師勵瑞云教授和我的同學,現在銀監會紀檢書記的胡懷邦教授給予了大力支持,組織了20多所大學的教授參加了編寫工作。最后由陜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也就成立國內第一部期貨教材,多家高校采用。

(三)廣收門徒 打造期貨黃埔軍校

記者:常老師,我在期貨圈內見到不少成名人物很多都說是您的弟子,金鵬期貨也有期貨界的黃埔軍校之稱,您對此有何感想?

常清:首先我肯定是非常高興,看到很多弟子成功感到很欣慰。我跟北京商學院的童宛生教授創立中國首個期貨市場研究生方向十多年年來,通過多方努力,專業不斷擴大,影響力不斷加強,確實是不少弟子做出了一些成績,有的還當上期貨公司老總,也有的在證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險公司和大型投資公司操盤。

金鵬期貨有黃埔軍校之稱,也說明金鵬是培養人才的好地方,也可以不謙虛地講,金鵬期貨提倡的理性投資和戰略投資的理念以及人才的培養機制,已經造就并還將造就一批期貨市場財富的創造者。

(四)轉戰農大 續扛期貨大旗

記者:常老師,您下海了,怎么又想到去中國農業大學當教授?

常清:近年來我國在國際金融市場吃盡苦頭,屢遭國際基金狩獵,比如“中航油事件”、“國儲銅事件”、“大豆風波”等,一個最大的問題是缺少期貨專業人才,人才危機是中國期貨市場的真正危機。試想,若對漲跌的基本行情都把握不住,遭人狩獵必是預料之事。因此我非常高興接受中國農業大學的邀請,成立期貨與金融衍生品研究中心從基礎開始入手,培育中國的期貨MBA,更多地打造中國的期貨專業團隊。

 

四、未完夢想

常清教授一直談到其愛好是讀書和研究。為此,朋友們多次好意相勸,少一點書生氣,多一點識時務,在官言官,在商言商。然而,迄今為止,也未能入道。談到未來,他說到了他的“中國夢。中國資本市場迅猛發展給世界帶來了巨大機會,由此而催生的21世紀將成為新世紀全球經濟的主旋律。而期貨市場亦將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常清認為,期貨市場的發展空間巨大使其成為“中國夢”的主要魅力。

常清分析說,中國日漸成為世界生產中心,這為其爭取國際定價權進而成為全球期貨中心提供了堅實的基礎。他孜孜追求的一個夢想是,要把中國建成與歐美并駕齊驅的世界上的又一個定價中心,以決定與中國經濟發展相關的大宗原材料和金融產品的價格,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貢獻自己的力量。

追求無悔,白了少年頭。常清教授從開始研究期貨市場,至今已近20個春秋,已到了不惑之年,歲月流逝,環境已改,雖然白了少年頭,但追求依舊,努力為國家經濟安全和戰略發展宣傳期貨思想并為企業風險管理而奔波。

 


上條新聞:時事動態2.27
下條新聞:周度期貨品種觀點20190227
Copyright(C) 2003-2008 JIFCO.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41459號 京公網安110102004645
北京市西城區金融大街27號投資廣場B座九層 電話:010-66211412
本站所載文章、數據僅供參考,使用者風險自負。
黑龙江6+1开奖历史记录 天津11选5今天奖结果 云南快乐10分 北单比分直播体育有料 山西泳坛夺金 雷速体育视频直播下载 3g足球即时比分 可以提现金的棋牌游戏 nba比分数据 湖南幸运赛车 球探网足球前瞻分析